回首页订阅杂誌订阅电子杂誌订阅电子报
35期 2017年2月古美术本期封面
35期 2017年2月今艺术本期封面

动态 Affairs

理性与美学的自由盛开

数天前,陈小丹站在自己工作室的大门前,看着吊车把即将赴德国参展的艺术作品一件件地吊入集装箱内。三米多长的骨头雕塑在空中呈现着突兀奇诡的包裹状态,小丹揪心地看着师傅操作着吊车的每一个动作,唯恐哪一个不留心的环节会惊动那些落在骨节上的瓷质蝴蝶。铝制的骨头以巨大的体量和重量,似乎会让周围的空气颤动起来,也让那些满布在粗大的骨节上雕刻精美的瓷蝴蝶

 
+ more +

意见 Viewpoints

虚实之间

讲到“虚拟现实”(VR:Virtual Reality),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当下最潮流、最炫酷的科技?还是游戏爱好者的终极福音?是人类感官体验的质的飞跃?还是强大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带着个笨重的头盔沉浸在数字世界不能自拔?或是已经开始担心未来有一天科技终于取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导致我们的世界将充斥着一群社交恐惧症患者?抑或是压根就觉得这不过

 
+ more +

专辑 Focus

收藏家与他们的收藏展

2005年6月13日,一个名为《麻将》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开幕,340件跨越四分之一世纪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中国当代艺术首次以如此大的规模在西方亮相,对于今天艺术世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认识,这个展览可以说起到了划时代的重要作用。《麻将》向世界推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同时,也让两个人推到了所有收藏家、艺术机构和艺术爱好者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时必然

 
+ more +

档案夹 Portfolio

潇洒、风度、有气节

假如我是一朵花,自然生长。在这个气候下,播多少种子就只能长出多少花来。而这朵花刚好被有心的人看到了,才得以绽放在更多的人们面前;假如这朵花没有被看见,它还是依旧在那里长着。至于我是一朵什么花,我不知道,我就这样自然地长成了现在的样子。 ——王颉音     有一天,漆澜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看天边的云彩,身心畅然自得,脑中突

 
+ more +

评论意识 Reviews

在这里,文字暂时缺席

当我们说起罗伯特·劳森伯格的时候,常常伴随着很多名词——后现在、波普艺术、解构主义、ROCI、异域、中国、日本、秘鲁……在世界艺术范围内,劳森伯格是一个重量级的艺术家,而在中国艺术群体的心目中,他是一道启明的灯火。 1985年,作为国际巡展的一部分,劳森伯格的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直接推动了中国85后新艺术浪潮,经历

 
+ more +

收藏学 Collectorship

山关依旧在

尹朝阳,这位以“青春远去”“乌托邦”“神话”等系列成名的艺术家,他的绘画承载着一代人迷惘痛苦的青春,也因而不可避免的牵连着种种政治的隐喻。在2010年“正面”个展之后,这位跨入不惑之年的艺术家开始了关于“山”的旅程,他入山、登山、观山、画山,名山大川和无名山中都留着他的足迹,甚至在一年四季中频频走访嵩山。这一转变对熟悉尹朝阳早前作品的人来说似

 
+ more +

知识讯号 On Reading

方罍之王,回归故土

楔子:皿方罍与上海博物馆的机缘 1992年上海博物馆馆长、享誉海内外的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在日本收藏家新田栋一家中观摩金铜佛像时,偶然发现皿方罍的器身。根据其特殊的纹饰和铭文内容,立即判断这件器物与湖南省博物馆旧藏的一件器盖应为一体。回国后,他将自己的结论告诉了湖南省博物馆和新田栋一,并提议将此器拿到上海博物馆展出。随后湖南省博物馆将器盖送到上

 
+ more +

展览事件 Art Monthly

内外皆臻妙──佛教箱盒

特别的、贵重的或想要长久保存的物品,会放入什么样的箱盒里呢?装有贵重品的箱盒,往往给人与内容物同样珍贵之感;反过来说,物品因装入箱内而使人备感重要,这样的情况亦大有所在。正因如此,盛放贵重品的箱盒,不仅需具备置物的功能,倘若箱盒本身被赋予美丽的装饰,不也透露出其中物品的重要性、珍贵性或人们对于所装物品的珍视程度吗? 佛教中的容器,包含

 
+ more +
 

文章查询

虚实之间

虚实之间

Virtual Art×Vision Art

 

讲到“虚拟现实”(VR:Virtual Reality),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当下最潮流、最炫酷的科技?还是游戏爱好者的终极福音?是人类感官体验的质的飞跃?还是强大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带着个笨重的头盔沉浸在数字世界不能自拔?或是已经开始担心未来有一天科技终于取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导致我们的世界将充斥着一群社交恐惧症患者?抑或是压根就觉得这不过是商人的噱头?不管怎样,对于VR技术终将达到怎样的层面我们完全可以自行想象,但不论你支持、承认与否,都不能阻止它现今在全球扩展的脚步。 
 
VR风潮来袭
 
我们先来看看近几年那些着迷于VR的科技大鳄们吧。2014年,Facebook花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初创企业Oculus VR;今年2月22日,三星在巴塞罗那召开“UNPACKED 2016”新闻发布会,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出席发布会现场大谈VR技术的前景;谷歌今年将推出继Cardboard后全新的安卓VR技术;苹果则收购了Flyby Media这家研发增强现实技术的创业公司;阿里巴巴集团则领投一家VR公司,成立VR实验室,全面启动“Buy+”计划引领未来购物体验。
  这股汹涌的VR大潮看似突然来袭,但虚拟现实的产生和发展,实际上自80年代起已经历了四五十年的时间,它并不是一个新颖的技术,而真正新颖的是我们接触、利用它的方式。这项技术集结了计算机图形、计算机仿真、人工智能、感应、显示及网络并行处理等等技术的最新成果,也许光听着这些词就可以让技术宅们血脉沸腾了。简单地说,虚拟现实就是利用电脑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提供给使用者关于以视觉为基础的感官模拟,让使用者感觉仿佛身临其境,可以及时地、打破场域限制地来观察三维空间内的事物。显然,它具备三“I”特征:Immersion(沉浸)、Interaction(交互)、Imagination(构想)。
 
与艺术的火花
 
那么,虚拟现实除了在大众领域如游戏、通讯、新闻、教育、医疗、电影、戏剧等方面的运用,它究竟是如何跟艺术扯上关系的?它的发展又会对艺术界产生怎样颠覆性的影响?“VR”正以何种方式改变着艺术家的创作以及艺术品的展示及观看方式?作为视觉艺术家和艺术机构,该如何对这种新型的机遇做出判断与反应?虚拟现实与艺术之间擦出的绚烂火花,正是我在这一期希望分享与大家的。
  先让我们把时间倒回至1993年。纽约SOHO古根海姆美术馆当时举办了一档极其轰动的展览——“虚拟现实:一个正在出现的新媒体”(Virtual Reality: An Emerging Medium),尝试探寻下一个时代(21世纪)具备革新条件的大事件,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档从虚拟现实方面探索艺术实践的展览。策展人创造性地提出,VR与艺术的结合深深地根植于艺术史基础之上,甚至追溯至欧洲文艺复兴时期,那时透视法的运用即是为了在视觉上制造更强的真实感,VR则是下一个分水岭。
  展览展出了艺术家Jenny Holzer(b. 1950)的两个虚拟世界:第一个世界以剧作家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的短篇小说《迷失的人》(The Lost Ones, 1966)为灵感,在这个世界中漂浮着许多“灵魂”(电脑模拟头像),参与者可以任意捕捉它们,捕捉到后会听到它们跟你说话,这些语句是Jenny Holzer常用的措辞。她的第二个虚拟世界则是对波斯尼亚战争(Bosnian war)中针对女性暴力的回应:她将参与者带入波斯尼亚地区的风景,讲诉每个村庄遭遇的不同故事。
  另一位音乐艺术家Thomas Dolby(b. 1958)的《虚拟弦乐四重奏》(Virtual String Quartet)则把参与者放在了四位由电脑生成的音乐家之中,他们正在演奏莫扎特的《第21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参与者听到的声音的大小会随着自己身体位置与演奏者距离的远近而变化。
  继古根海姆的这档展之后,关于虚拟现实的展览及艺术创作在各处相继发生、层出不穷,利用虚拟现实进行艺术实践的方式也随着技术的发展愈趋多样化,涌现了一代又一代业内知名的VR艺术家,如Jeffrey Shaw(b. 1944)、Char Davies(b. 1954)、Jon Rafman(b. 1981)、Rachel Rossin(b. 1981)等人。除了通过VR技术创造和将物理作品视觉化(physical work)之外,艺术家们运用VR的方式还可以体现在于一个虚拟环境中创造一件虚拟作品(virtual work),就像如今一些线上虚拟画廊或博物馆正在展示的作品或者谷歌最新推出的“Tilt Brush”项目那样。这些在后文都将做更详细的讨论。
  另外,从观众角度来说,VR技术正改变着我们观看和体验艺术的方式。试想一下,未来你可以足不出户,在一天之内参观卢浮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泰特美术馆、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爱好者无需再受到时空条件的限制,在自家的椅子上坐着就能感受到世界名画的包环围绕。再试想一下,未来你可以建立自己的博物馆,里面装满你最心爱的艺术作品,还可以邀请他人进入分享你的成果。此外,一件艺术作品可以成为一场互动的、沉浸式的体验,比如你可以走进一幅虚拟绘画之中,与画中的各个元素互动甚至改变它们;又或者你可以走进一间雕塑展厅,与每件雕塑进行互动。这些体验都如此令人兴奋!VR的未来需要现在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富有想象力。
  同时,虚拟现实也以另一种方式改变着艺术展示的可能性;那么,目前正在使用VR的博物馆或美术馆有哪些呢?如今通过虚拟现实的空间,不少美术馆、画廊实现了让更多艺术家展示他们作品和想法的机会;VR技术也将打消运输成本、损耗作品等的顾虑;想把在纽约那件硕大的Jeff Koons气球狗搬来上海?这将只是“一碟小菜”了!
  后文将以现有的实际例子来呈现VR技术与艺术激荡而产生的火花。对于虚拟现实与艺术的未来,请千万不要让既有的知识扼杀了你的想象力。诚如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所言:“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
 
 
 

 

典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