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订阅杂誌订阅电子杂誌订阅电子报
34期 2017年1月古美术本期封面
34期 2017年1月今艺术本期封面

动态 Affairs

理性与美学的自由盛开

数天前,陈小丹站在自己工作室的大门前,看着吊车把即将赴德国参展的艺术作品一件件地吊入集装箱内。三米多长的骨头雕塑在空中呈现着突兀奇诡的包裹状态,小丹揪心地看着师傅操作着吊车的每一个动作,唯恐哪一个不留心的环节会惊动那些落在骨节上的瓷质蝴蝶。铝制的骨头以巨大的体量和重量,似乎会让周围的空气颤动起来,也让那些满布在粗大的骨节上雕刻精美的瓷蝴蝶

 
+ more +

意见 Viewpoints

虚实之间

讲到“虚拟现实”(VR:Virtual Reality),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当下最潮流、最炫酷的科技?还是游戏爱好者的终极福音?是人类感官体验的质的飞跃?还是强大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带着个笨重的头盔沉浸在数字世界不能自拔?或是已经开始担心未来有一天科技终于取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导致我们的世界将充斥着一群社交恐惧症患者?抑或是压根就觉得这不过

 
+ more +

专辑 Focus

收藏家与他们的收藏展

2005年6月13日,一个名为《麻将》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开幕,340件跨越四分之一世纪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中国当代艺术首次以如此大的规模在西方亮相,对于今天艺术世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认识,这个展览可以说起到了划时代的重要作用。《麻将》向世界推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同时,也让两个人推到了所有收藏家、艺术机构和艺术爱好者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时必然

 
+ more +

档案夹 Portfolio

潇洒、风度、有气节

假如我是一朵花,自然生长。在这个气候下,播多少种子就只能长出多少花来。而这朵花刚好被有心的人看到了,才得以绽放在更多的人们面前;假如这朵花没有被看见,它还是依旧在那里长着。至于我是一朵什么花,我不知道,我就这样自然地长成了现在的样子。 ——王颉音     有一天,漆澜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看天边的云彩,身心畅然自得,脑中突

 
+ more +

评论意识 Reviews

在这里,文字暂时缺席

当我们说起罗伯特·劳森伯格的时候,常常伴随着很多名词——后现在、波普艺术、解构主义、ROCI、异域、中国、日本、秘鲁……在世界艺术范围内,劳森伯格是一个重量级的艺术家,而在中国艺术群体的心目中,他是一道启明的灯火。 1985年,作为国际巡展的一部分,劳森伯格的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直接推动了中国85后新艺术浪潮,经历

 
+ more +

收藏学 Collectorship

山关依旧在

尹朝阳,这位以“青春远去”“乌托邦”“神话”等系列成名的艺术家,他的绘画承载着一代人迷惘痛苦的青春,也因而不可避免的牵连着种种政治的隐喻。在2010年“正面”个展之后,这位跨入不惑之年的艺术家开始了关于“山”的旅程,他入山、登山、观山、画山,名山大川和无名山中都留着他的足迹,甚至在一年四季中频频走访嵩山。这一转变对熟悉尹朝阳早前作品的人来说似

 
+ more +

知识讯号 On Reading

方罍之王,回归故土

楔子:皿方罍与上海博物馆的机缘 1992年上海博物馆馆长、享誉海内外的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在日本收藏家新田栋一家中观摩金铜佛像时,偶然发现皿方罍的器身。根据其特殊的纹饰和铭文内容,立即判断这件器物与湖南省博物馆旧藏的一件器盖应为一体。回国后,他将自己的结论告诉了湖南省博物馆和新田栋一,并提议将此器拿到上海博物馆展出。随后湖南省博物馆将器盖送到上

 
+ more +

展览事件 Art Monthly

内外皆臻妙──佛教箱盒

特别的、贵重的或想要长久保存的物品,会放入什么样的箱盒里呢?装有贵重品的箱盒,往往给人与内容物同样珍贵之感;反过来说,物品因装入箱内而使人备感重要,这样的情况亦大有所在。正因如此,盛放贵重品的箱盒,不仅需具备置物的功能,倘若箱盒本身被赋予美丽的装饰,不也透露出其中物品的重要性、珍贵性或人们对于所装物品的珍视程度吗? 佛教中的容器,包含

 
+ more +
 

文章查询

收藏家与他们的收藏展

收藏家与他们的收藏展

Welcome to my collections

 

2013年法国藏家皮诺的私人美术馆开幕展,陈列在入口处的8张巨幅美国艺术家Mark Grotjahn的抽象作品

2005年瑞士伯尔尼美术馆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麻将”现场展出希克收藏的藏品

2005年6月13日,一个名为《麻将》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开幕,340件跨越四分之一世纪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中国当代艺术首次以如此大的规模在西方亮相,对于今天艺术世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认识,这个展览可以说起到了划时代的重要作用。《麻将》向世界推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同时,也让两个人推到了所有收藏家、艺术机构和艺术爱好者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时必然谈到的名字:其一是展览的策展人艾未未,而另外一位就是《麻将》展览上所有展品背后的主人,被公认为将中国当代艺术带入国际视野的瑞士人希克(Uli Sigg)。作为开创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最重要的领军人物,希克的故事已经广为艺术届熟知。从上世纪80年代入驻北京开始的艺术收藏,到2005年的《麻将》巡回世界的展览,到2012年希克将1500余件收藏品捐献给还在筹建中的香港M+博物馆,以及四个月前再次推出《中国私语》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展示《麻将》之后的希克收藏,一部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历史就这样隔山隔水却亲密无间地同一个人对艺术的敏感、趣味和操作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希克和所有的藏家一样首先是艺术的赞助者,而当藏家的藏品成为美术馆的展览内容,在身兼个人喜好和公共教育的双重选择上,藏家和他们的展览,在把藏家与艺术家或画廊之间发生的私密行为演变成一件公众事件的同时,也把藏品背后的主人放置在聚光灯下考核:艺术品味,收藏态度,资本操盘还是情怀放送?税务运作还是美学诉求?在层次愈来愈复杂丰富的艺术世界里,藏家和他们的藏品展览之间的奥妙关系自然不仅仅是停留在表层看得到的这一部分。
在中国,如果说当代艺术收藏的鼻祖要归功于希克为代表的西方藏家的先入为主的话,那么发生在近5年不到的时间内的变化,就已经在颠覆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架构。2011年春在香港苏富比的尤伦斯中国当代藏品的拍卖会,当年的比利时伯爵以敏感的艺术眼光积累起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史的藏品,八成的拍品被中国本土藏家接盘,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进入了“出口转内销”的时代。
而就在5年不到的时间里,私人美术馆的大规模崛起,以收藏和赞助当代艺术为主业的年轻藏家的高姿态出场,给仅仅不足30年历史的中国当代艺术届带来亢奋式发展。在美术馆、私人艺术空间众多的白立方需要内容填补,各种不同心机的藏家带着他们的藏品也在墙外张望寻思,在空间与人的碰撞里,烟花闪烁的喧嚣中何为长远性?何为投机性?藏家以什么样的心怀向公众打开自己的私人收藏?又期待以这样的展览传递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本期《典藏》的专题:藏家和他们的藏品,就是通过几个正在和即将发生的藏家藏品展览案例,走进展览背后牵动艺术与藏家、趣味与态度、个人情怀与社会责任,文化诉求与投资可能性的种种博弈。
 
从私密空间到公开展览:分享、回馈、普及知识
 
2013年发表的BMW艺术指导中列举了全球213个对外开放的私人美术馆,其中5个创建于1960年代,4个建于1970年代,16个建于1980年代,25个建于1990年代,而167个建于2000年后,占到总数据的77%。尽管这一统计尚还不包括发生在中国的私人美术馆井喷的数字,它向我们提供的线索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财富的增长和积累,让更多人把更多的钱花在艺术品的收藏上成为可能。当足够的资本转向艺术市场,这件起于个人喜好,但并不止于孤立的个人行为的收藏活动,就开始以各种形式渗透回艺术作品产生的社会和时代。
对于大多数藏家来说,让藏品公之于众的背后起因通常是从最实际的困境开始的:藏品愈来愈多,家里的墙面都已经挂满了,作品买回来就直接进仓库,无法满足自己的欣赏,何谈分享?分享是艺术带给人类最重要的体验之一,尤其在当代艺术这个更宽泛更自由的语境中,对艺术作品的看法理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把自己的私人收藏展示给跟多和自己分享共同爱好但可能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对于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这也是有别与古典艺术品收藏的趣味性和挑战性,继而也引发了通过公开展览传播艺术,教育公民的普众性。
德国著名藏家Thomas Olbricht拥有2500多件当代艺术作品,他的藏品经常在欧洲城市的公共美术馆和艺术空间做展览,而且他还在柏林开设了自己的画廊,取名为“收藏家之屋”(me Collectors Room)。在这里Olbricht希望打破通常的美术馆白色空间不许触摸展品的禁忌,这位五个孩子的父亲和医学教授更希望把自己的空间设想成一个实验室,把艺术作品对孩子们的教育功能当做自己收藏与公众发生关系的首要责任,做为一种自己在成长中得到的美学教育对今天儿童的回报。在“收藏家之屋”里,艺术品可以被触摸把玩,味道、声音连同视觉都是艺术激发各种感知相交融的体验,是他希望艺术作品同参观者发生关系的地方。不同于公共艺术机构对被展品的保险价值等等的束缚,在Olbricht的“收藏家之屋”里展出的作品收藏家本人自己说了算。许多赞同Olbricht对艺术之于公民教育和分享体验观念的藏家,也都是以同样的心态带着自己的藏品从私人卧室走到聚光灯下的,当代艺术做为对时代和社会的敏感反映,让许多藏家承担起传播艺术,建立对话的宣讲者和实践者。
对于许多迷恋上收藏的人来说,再没有比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者共同分享的喜悦更让藏家这个爱好或者事业变得如此着迷的动力了,而在知识的分享传播上,也包括藏家之间互相的启发。张莉琪是一位来自台湾现居上海的年轻藏家,成长于有影像文化传统的台湾和从事的广告业和画廊工作的经历促使了她另辟蹊径的影像作品收藏,在众多高调出场的年轻藏家群中,莉琪用清晰的脉络奠定下自己的收藏体系,她专注收藏年轻艺术家的影像作品,收集那些细腻微妙的东西在影像的化解中在内心掀起的涟漪。影像作品的价格不高,播放形式又自由,放进一只旅行箱里的优盘和任何的一块放映屏幕就可以是一个移动的美术馆展览。对于以工薪养收藏的年轻人,和像莉琪这样四海为家的现代游牧人,收藏影像作品让对艺术的钟爱同空间、资金困乏之间找到了切合点。当许多藏家还在画幅的尺寸上纠结的时候,莉琪的影像收藏让藏家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艺术作品的收藏和展示方式。今年3月成都蓝顶美术馆的学术策展人找到莉琪,请她做了一个以自己的藏品为资源的影像作品展,这个名为“Action”的展览目的其一就是在公众和藏家中普及影像作品的收藏。对于张莉琪,这样一个展览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她把自己的收藏公众化了,展览如同一个同自己多年的痴迷和解的棋盘,曾经孤独地在上面下过的每一个招数,今天都在公众面前得到释解。
 
从低调收藏到高调出场:掌握话语权
 
如果从艺术家的角度去探讨艺术作品的最终去处,公共展示当然是绝大多数艺术家的首选,分享无疑也是创作者艺术表达的初衷,没有多少艺术家愿意自己苦心创作的作品只成为放置在一个人的深宅中的私有物品。推动藏家做展览的更深层的动机,又成为艺术世界各个环节相互咬合中萌生出来的艺术生态。对于画廊来说,藏品卖给谁的考虑首先是一个观览全局的统筹考虑,最优先的藏家首先是公共美术馆、博物馆,或是已经拥有知名度的私人收藏,让艺术品能够在更多的场合展览,被更多的观众看到,让艺术家增加知名度;拥有这样能力的藏家也会因为将自己藏品曝光的展览,增强艺术家和画廊对自己的信心,对于藏家此长远之计还在于可以优先得到艺术家的好作品,在与画廊今后的交易中也会得到VVIP的优惠待遇……在这个由信誉和资本共同打造的艺术世界里,一切举措最终收益的,是这个艺术生态中方方面面的所有参与者,藏家展览就是藏家用自己的艺术品味和经济实力,获得在这个艺术世界上话语权的机会。
2013年夏,在威尼斯双年展开幕之际,法国藏家皮诺(Francois Pinault)的私人美术馆也盛大开幕,展览“原始物质”(Prima materia)汇集了皮诺收藏的当代艺术精华作品。陈列在展览入口处的是8张巨幅的美国艺术家Mark Grotjahn的抽象作品,而就在皮诺藏品展开幕前的几个星期,Grotjahn的作品在佳士得纽约拍出650万美金的高价,是该艺术家破记录的价格。皮诺在威尼斯的私人美术馆开幕展上高调地将市场最热名字的艺术家放置在展览最重要的位置,在展现藏家的艺术前瞻力的同时,无疑向艺术市场上的各类玩家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Grotjahn的作品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攀升,是资深藏家皮诺本人的收藏举动造就了艺术家的好价钱呢?还是以此为起点,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因此会再攀新高?许多时候,艺术世界的运作同经济市场的调性完全是一致的,市场需要利好消息激扬股票上涨,在艺术世界里这样的利好消息包括艺术家作品的参展经历,拍卖行数据和私人藏家的影响力。同市场运作一样,艺术品在商品市场上的炒作需要的也是这样的经营,如果一定要读懂经营艺术品与经营上市公司的区别在在哪里的话,那只能是艺术品市场推销使用的逻辑与道德准则中,在纳斯达克式的数据图表之上,还加入了一层心灵体验和个人喜好的曲线。
或许对这一点的认识,一批年轻的中国藏家把事情做得更纯粹更直接。5月在四川举行的《新资本论:黄予收藏展》以高调张扬的架势宣告新一代藏家积聚当代艺术新资本的进攻之举。纵观展览中囊括的中老青三代艺术家代表的“少部分经典、大部分中坚力量与年轻的未来”,不难读出收藏与资本市场投资风险评估的回声。策展人朱朱提出的“新资本论”观点,分析了消费社会大行其道的时代里先锋艺术的意义被资本吞噬了的艺术生态,在中国的语境中,民间资本对艺术市场的介入带来的新一代艺术操盘者,通过私人美术馆、艺术基金会和赞助人的方式,掌控话语权的构建。在自由艺术的意愿在意识形态上的表达终究会被控制在机构体制内的中国现状里,民间资本支撑的艺术势力似乎可以在私人美术馆和藏家藏品展这样“政治和智力激进主义的最后避难所”(引自朱朱“新资本论”)的灰色地带着床。发生在成都当代美术馆的黄予收藏展览,对于资本积累已经得益于艺术市场的四川人黄予,也是一个新生代的年轻资本家对自己家乡的回馈。
在我们走访的几位在做或计划做展览的年轻藏家中,听到的一个对当代艺术的普遍认同感是他们在和自己年龄相仿,经历接近的年轻艺术家当中感受到了触动自己心灵的东西,这是他们开启收藏当代艺术的起点。年轻的藏家们愿意同艺术家一起共同成长,见证中国和世界的变化在他们的经历中留下痕迹,也把自己的人生理想映射其中。潮流中的偶发,主体意识中的短路,资本市场的炒作,投资取向的转移……戏已经开场,关于藏家和他们的展览的点评都是和当代艺术本身一样多种解读的公开和不确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收藏不只是养在深闺中的孤芳自赏,尽管展览也并非一定能一鸣惊人。
 

 

典藏

Back to top